当前位置: 北海桂风网首页 > 北海风俗 > 正文

北海外沙疍家风俗

来源:北海市政府门户网站   时间:2016年08月18日 16:50

    十八世纪初,外沙没有桥与对岸相连,疍家人靠小船来往于两岸。1876年,北海辟为通商口岸。位于南岸的九曲巷、沙脊街是当时的商业繁华中心,商铺林立,商贾云集,岛上的疍民与岸上人的交往日渐增多,九曲巷是疍家人交易鱼货和生活用品的地方。那时珠海路有一口“接龙桥双水井”,打出的水经过石砌水槽引到海边的蓄水池,疍家人摇水艇到蓄水池装水供渔船使用。他们在内港修了一条约9米长、一米宽的低矮小木桥,一涨潮就淹没了,只能在退潮时使用,这是最早的外沙桥。 
  历经千百年沧桑的疍家人在世世代代的渔家生活中,形成了与陆上人不同的民风民俗。 
  疍家人的服饰很有特色,上衣一律短身,男人穿的裤子多短筒,女性宽档阔腿;帽子有斗笠,也有一种以竹篾编织的,手工精细,帽檐向下约有两寸,既凉快又遮阳挡雨。有的妇女头戴红黄相间的方布作饰,两角在额下固定,一角额前一角额后。年轻姑娘腕戴银镯,身穿露脐短衫,宽裤赤脚,走起路来婀娜多姿,韵味十足。 
  咸水歌是疍家极富情调的歌谣。他们出海打鱼时唱,织网聊天时唱,亲友相聚时更是唱出满天星斗。一曲“天上有星千万颗咧,海里有鱼千万条,哥你有情妹有意咧,只恨牛郎织女隔条天河哎咧……”,唱出爱情的美好和心中的希望。 
  古老的疍家有“婚时以蛮歌相迎”的婚俗,新娘出嫁前十天,就开始“哭嫁”——自哭自叹“叹家姐”,其实是以歌(叹)代哭,之后由母亲、姐妹、伴娘等女性在夜晚对唱(叹),内容多是父母养育之恩,姐妹惜别之情,祝福赠言等,曼声柔语,悱恻感人,常引来左邻右舍众姐妹在门外静听,久久不肯离去。 
  喜庆之日,男女两家以酒相赠,“群妇子饮于舟岸,两性联舟数十,互歌为乐”。有一种大艇专为办喜事使用,婚庆当晚男女两家的船张灯结彩,泊在一起,擅唱歌的姑娘小伙竞吟对唱,直闹到东方发亮,歌声不止。渔女出嫁时良辰吉日早已择定,如新郎出海未归,婚日不能推迟,男家捧一只公鸡与新娘拜堂。 
  疍家世世代代与风浪相伴,出海前烧香燃烛,求神拜佛,祈愿来去平安。但天有不测风云,如遇天气突变海风骤起,巨浪呼啸,来不及躲避的渔船便被大海吞没,一去不归。岛上的亲人面对沧海而泣,将一只活狗绑在竹排上,放入海上,任其飘向大海深处,意为亲人招魂。 
  去疍家棚屋串门,忌踏门槛,吃饭时碗、匙忌扣在桌上,夹菜时手心不能向下,筷子不能搁在碗上,这是“翻、沉、搁浅”之相;坐姿忌两脚悬空,这是“不到埠”的预兆;日常生活交往中忌说翻、沉之词。 
  疍家人吃饭新鲜蔬菜较少,食鱼为主。他们有一味土菜叫“糟鱼”、“糟虾”,做法是将鲜鱼虾用酒曲糯米腌制,其特殊的烹制方法做出的海鲜菜肴甘香鲜美,食之唇齿留香。古往今来,疍家人守着这个小岛,以做海为生,就一杯土泡蛇酒,享受海鲜美味。他们绝对没有想到,就是自家一日三餐的家常饭,引发了外沙岛的一场大变革。 
  历史推进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到这座小岛,疍家人的经商意识被唤醒,一户人家在自家门口开了一个海鲜排档,其独特的疍家风味和低廉的价格吸引了一些做小生意的人来过海鲜瘾,没想到生意红红火火,收入比下海捕鱼还多,引来其他疍家纷纷仿效。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北海出现大开发热潮,外沙海鲜大排档遍地开花,发展成一个海鲜排档街区。那时的大排档是竹木结构的简易棚子,上盖石棉瓦,道路坑坑洼洼,桌椅大都摆在棚后的沙滩上,扯上个电灯照明。当晚霞铺满海面之时,从四川大酒店到外沙岛数百米路段拥挤不堪,各种车辆载着不同身份、不同口音的食客向外沙岛涌去。疍家人敞开胸怀迎接四面八方来客。 
  到了九十年代末期,原来的大排档全部拆除,在临海统一规划建起几十家初上档次、规模更大的海鲜排档,每个店有数百平方米,结构为钢管、金属瓦,每家店都安装了霓虹灯。有的大排档在海边建起二层渔家竹木小楼,装了空调;有的大排档在店内摆置了小渔船,包厢是渔家小木屋,墙上挂着斗笠、渔具、渔灯,服务员着阔档短筒渔家服装,“疍家棚”还设有舞台,每天为客人表演渔家歌舞,极尽疍家风情。 
     新世纪的钟声响起,北海实业公司以国际规划设计水准大手笔对外沙岛进行开发建设,今日的外沙岛已是疍家人风光旖旎的美丽家园。一个以展现疍家色彩斑斓的历史文化的疍家民俗村即将在东北部海岸建成,她将成为世人了解疍家民风民俗的窗口;她延续和发扬了老外沙疍家物美价廉的地道风味海鲜的特色,成为市民和游人的美食乐园。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桂风网微信、微博,获取更多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