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海桂风网首页 > 北海风俗 > 正文

从老人画中读乾江的前世今生

作者:张天韵   来源:广西日报   时间:2017年08月07日 10:21

曾其强老人。

广西日报讯 广西合浦乾体港究竟是不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一时众说纷纭。然而随着记者深入探访乾体港及它所处的乾江古圩,大量详细史料记载,保存尚好的古石碑、老街井、古码头以及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它用二千多年时光在力证,这里,不仅是秦汉至明清时期对外交通贸易的重要港口,更是记载海上丝绸之路历史的“活化石”。

晌午,太阳白晃晃的格外刺眼。我们走进合浦县廉州镇乾江村古圩一间20平方米左右的老理发店,见一老者低头打着盹儿,理发店前后门敞开着,一阵穿堂风吹过,很是凉爽,空气中还泛起一丝淡淡的肥皂水味。

看不出颜色的门窗油漆早已爆裂脱落,头顶上的老式电风扇锈迹斑斑,仅有的两把老式理发椅早已破旧不堪,其中一把还摇摇欲坠,靠着4根木条加固着。而让破旧理发店蓬荜生辉的,是挂满两墙壁的铅笔画,密密匝匝,画的全是乾江过去的故事。

老人见有人光临,立马站起来招呼我们。老人七旬有余,穿着卡通T恤、理着复古“油头”,精气神十足。见记者饶有兴趣地观看墙上的画,他马上拍拍胸脯,随后用粉笔在地上比划起来。原来,这位老人叫曾其强,尚在襁褓中时,因患脑膜炎导致失聪,16岁迈进理发行当至今60多年。

十几年前,曾其强老人看见家乡不少人文古迹渐渐消失,心痛不已,决定自学画画,想通过手中的铅笔,将儿时记忆中的乾江画下来。十几年来,老人一共画了上千幅铅笔画,乾体港昔日中外贸易繁华景象、古圩街井、乾体牌坊、烽火台、古榕树……在老人的笔下生动再现。

千年古圩

曾其强老人画得最多的是乾江村古圩。据史载,这里是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之一的乾体港所在的最早行政建制村。

古圩建于何时?宋代的曾公亮在《武经总要》中记述:廉州合浦郡,汉所置,吴改珠官……唐置廉州。地控海口,有瘴江,置二寨守之。寨二:鹿井寨,在州西南,控象鼻沙大水口入海通交州水路。三村寨,在州东南,控宝蛤湾至海口水路,东南转海至雷州递角场。

《广东考古辑要》中记述:“合浦县鹿井、三村二寨,在县西南乾体营。”从以上记述中可知,《武经总要》中记述的鹿井、三村二寨,就是乾体营辖地。由此而论,乾江古圩的建成年代起码已有千余年。

合浦县社科联副主席范翔宇可以称得上是乾江的活字典,在他带领下,我们从水星街走起,边行边聊。

“水星街既是连接廉州府城的廉乾官道进入乾江圩内的要枢街道,也是通往海上丝路始发港码头的必经之路,因此是乾江古圩中最繁华的街道。”

走在花岗岩石板铺就的路面,当年的车辙仍清晰可见,两旁的老店铺一家接一家,土墙上、门楣上,商号依稀,木制门板上,漆色模糊,热闹的叫卖声、喧嚣的市井声,似乎穿越时空隧道,如潮涌来。

“古圩内主要有乾德大街、水星街(小新街)、十字街、木栏街等4条街道,以乾德大街为中轴东西走向,十字街、木栏街分别横贯其间,各个路口之间的间隔距离大致相当,不会使人感到杂乱无章。”范翔宇口气满是自豪,“古圩的街道布局风格与南洋一带相似,而且和城镇一样,每天有集市,且全天候早中晚三市,这情况是各圩镇所少见的,说明了乾江过去的市场经济地位。”

到路口右转,进入了木栏街。“古时候,沿南流江上游浦北、灵山、博白等地运来的木材及竹木制成品在码头就地装卸,开成交易市场,木栏街因此得名。”范翔宇说,“木栏街商贸交易一直持续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此后由于上游围江造地及下游堵海造田的影响,江河淤塞变窄,船只运行受阻,货物不通,木栏街交易市场才停止使用。”

有出海港口的地方必有天后宫或天妃庙,港口多大,天后宫就有多辉煌。在木栏街不远处,一座占地面积400平方米、三进式三开间两廊布局的天后宫显现在眼前。由于年代久远,宫内设施已损毁无存,但仍然可以从石柱雕梁、窗格饰砖、彩瓷壁画以及曾其强老人的画中感受其当年气势恢弘、香火旺盛的盛况。

镶嵌在宫内右廊壁上三处石板碑刻上的文字,在光影下若隐若现,记录了乡人修庙、建庙、征地、捐资等内容,见证着天后宫的百年历史。

天后宫门前是一片开阔的菜市,吆喝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范翔宇指着菜市场前方不远处一个个水塘说:“在曾其强老人画中,这菜市场原是个广场。当年每逢渔家出海之前,都会在宫前广场举行祭祀仪式,这广场倾斜伸向的前方,就是曾经的乾体港口!”

商号云集、千帆竞渡的盛况呼之欲出,正应了《廉州府志》中所描述:“乾江海口,是廉州门户,扼江海之交,秦汉到明,此港是中国对外交通贸易要地。”而《岭外代答》更是有详细描述:“南安舟楫,自其境永安,朝发暮至,入乾体港,溯江上廉州。”

“乾江天后宫规模之庞大、工艺之精致、布局之豪华,在北海、合浦都算得上首屈一指。在当时仅有百来户人家的乾江圩内,有这么大规模的天后宫,不正说明一个事实,乾体港曾经是海上丝绸之路的最早始发港之一。”范翔宇感叹道。

乾体学堂

“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乾江古圩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经过二千多年的人文熏陶,以崇文重教、诗书礼仪著称于世。

曾其强老人画中的“乾德大生”牌坊,留着“兴学教化第一坊”径尺大字,就像一枚有力的印章,佐证着乾江与海丝路不可分割的渊源。

范翔宇告诉我们,“乾德大生”牌坊的建立,有一段动人的兴学教化故事:清代嘉庆年间(1796~1820年),乾体乡有一位饱学之士,名叫夏朝选。夏朝选参加科举考试中了举人后,回到乾江办乡学。据地方史料记载,在夏朝选的努力教化下,当时乾江村兴学之风盛行,读书之声朗朗在耳。教化之礼肃然,男女在外各行其道,成为廉郡教化楷模。廉州知府到乾江视察时,被乡间优良的道德风尚所感动,将事迹呈报朝廷。朝廷得报后,着令廉州府拨款建立牌坊以纪乾江乡风民俗之德。

“乾德大生”牌坊的建立,对于推动、促进乾体的兴学教化产生了很大的鞭策激励作用。自此乾江学风甚盛,家长注意培养,学子勤奋苦学。

说起学子苦学,还有段感人故事:当时乾江中学未成立,无论读初中或高中,都要到20华里开外的廉州中学或海门中学去。这些“走读廉州”的学子早去晚回,每天喝下两碗淡粥便赶着起程,直至下午课完归来,已暮色茫茫。中午没地方休息,就在学校附近树荫间,枕石卧草,半复习半休息。每天上路都是看星星、望月亮,凭着天象来决定上路时间,没有时钟,更无手表。为了省钱,他们常常赤足跑步,每天行到洗鱼水这条小河边时,将脚洗干净才走进教室,以表尊师。正因为他们长期跑长途,速度快,所以历次运动会中,常以长跑获优胜,古世洲、苏立鵿都是万米、八千米径赛的优胜者。

成立于1901年的乾体学堂应运而生,是合浦率先成立的第一个学堂。从这所学校走出的文人学者,仅同治、光绪年间,科举人才就有110余名。民国以来,乾江村古圩所出的教授就有220多名,几乎每一家都有教授,成为名副其实的教授村。

当记者走进这所已改名为合浦县第五中学的百年名校时,感觉与曾其强老人笔下那古色古香的大门有所不同。范翔宇看出记者的疑惑,解释说:“原来的门早已损毁了,这是刚建成没多久的大门。”好在那著名的乾江文武庙东、西楼在正午的阳光下静静矗立着,给这百年名校增添几许凝重的书香气息。

在百年校史陈列馆内,陈列着历代学子的著作、论著、作业簿、课桌、油灯……教育学家郭李亮学成归乡第一个开办国语、拼音教学,该校第一个留日学生苏立民事迹以及6名将军、6名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包括清华大学教授、中山大学教授等200多名学者、将军史迹,蔚为壮观。

从二千年的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之一的乾体港,到名扬海内外盛产教授、将军的百年名校,这千年乾江古圩背后究竟有多少故事,等待我们去发现、去挖掘……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桂风网微信、微博,获取更多新闻资讯。